《綠帽公走江湖》第十二章全書完及《綠帽公走江湖》最新章節在線閱讀
盒子小說網
盒子小說網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校園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網游小說 競技小說 穿越小說 重生小說 官場小說 架空小說
小說排行榜 耽美小說 科幻小說 靈異小說 推理小說 同人小說 經典名著 鄉村小說 短篇文學 綜合其它 熱門小說 總裁小說 重返洪荒 官道無疆 全本小說
九星天辰訣 雄霸蠻荒 蒼穹龍騎 主宰之王 女人如煙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惡之城 孽亂村醫 絕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紅顏
盒子小說網 > 熱門小說 > 綠帽公走江湖  作者:flyzy 書號:50147  時間:2020/8/6  字數:7556 
上一章   第十二章 全書完    下一章 ( 沒有了 )
  當劉易從李曉身上爬起來時,李曉突然哭了。劉易穿好衣服后,勸慰了幾句都不得要領,曉妹一面無聲地著淚,一面拿一方白巾擦拭著下體出來的初紅和,當我伸手去撫摸她的臉時,她將半邊臉都在我的掌上,反覆地摩挲著,表達出無限的謙意、柔情和愛憐。

  過了一會,李曉在沉默中將衣物重新穿好,然后找了面鏡子,仔細地對鏡整容,理好剛才在上銷魂時了的一頭長發。最后,她抬頭婉爾一笑:“好了嗎?”她問我。

  “好了,我又多了一個美麗的子!

  “嗯,你寫信告訴阿姨,不,媽媽吧。不過,…可不要說細節!”她說道這里,才定定地看了會劉易,長嘆一聲,緩緩道:“你去稟報師傅吧,說我們已經…那個了!彼m然俏臉微微一紅,但語氣中除了冷淡之外,還多了一絲冷然的陌生感。然后,她不無恨意地將那方沾了她寶貴初紅和的方巾到了劉易的手中。

  我的曉妹的寶貴的初紅,就這樣被他奪走了!

  劉易局仲地點點頭,逃也似地離開了這間剛才還一室皆的小屋。

  當劉易離開后,李曉半是幽怨半是感傷地看了我一會,突然撲到我的懷里:“對不起,哥哥,真的對不起!

  “曉妹,你已經是我的子了,別說這個,我們永遠像這般相互體諒,好不好?”

  “嗯!薄澳銊e這么討厭易弟了,我很喜歡這個弟弟,再說,他也是迫不得已!

  “哥哥,你真好,我要一輩子愛你,關心你,忠誠你…”她的話突然噎住,片刻之后不無羞澀地自嘲道:“就差這么一點,我就是你完美的子了。我恨死他了!”

  “真的恨他?說實話!”

  “嗯…討厭!你好變態啦…”李曉使勁地拿小拳頭捶著我的。

  “你們以后是不是要經常練這個功?”李曉羞得說不出話來,只是將頭埋到我懷里,像只把頭埋到沙里的鴕鳥,不愿面對這一話題。

  “說呀!

  “我現在也要和你雙修,要不然得被你笑話死。哼!”李曉臉上紅暈再起,一手解開頭發,一手強拉著我上。

  “呵呵,你也不洗洗?”我坐到上,逗著面前心愛的女人。

  李曉愣了一下,才真正傷心地蹲在地上,絕望地哭了起來:“我是一個臟女人了!我是一個臟女人了!我…我…天哪,我當時怎么這么傻呀!”

  “好妹妹,好子,你不臟,我不是那個意思!我和過去一樣地愛你,不,更愛你了!”

  “別碰我,我是臟女人!”李曉發狂似地推開我,在屋里狂地轉著圈“我還怎么出去,我怎么面對這個世界?!”她撕心裂肺地哭了起來。

  一直鬧了一個多時辰,她在我頭大汗的努力寬慰下平靜下來:“你是說真的?怎么會有這樣的內功?”她將信將疑地把著我的氣脈,問我。

  “真的,不信你下次再和壞哥哥雙修時,你把著我的脈試試!

  “討厭,我不和你說這個!”她嬌滴滴地說道“我想和你一走起,不想和他同行!

  “那你還怎么和他雙修?”我正問道。

  “不管了!去他…媽媽的,我再也不做乖乖女了,連師傅這樣的要求,我都已經足了,我算夠對得起他們武當派了!”她突然豁出去的樣子。

  “好吧。我們現在就動身…不告訴他?”

  “為什么我們倆人中間又多出一個人?”曉妹好像完全不解似地,抬著看著屋頂,細聲細氣地問道。像感慨,又像是無奈地接受。

  我無奈地一笑:“他一直在你身邊呀,你和他也有十多年的同門之情。況且現在…”我吐吐地說道。

  李曉終于長嘆道:“老天爺,我才剛到十六歲呀,你給我出了一個這樣尷尬的問題!”我抱著李曉坐到邊:“面對吧,誰讓我們都是江湖兒女?”李曉點點頭,轉過身來抱著我的頭,羞澀地貼著我的耳朵,低聲說道:“告訴你,不管我怎么和他…在上…言胡語,在下,我心里連十分之一的愛都不給他!我去洗洗,你先上!

  “我不嫌,來吧!蔽冶ё×死顣蚤_始發燙的火熱嬌軀。

  “不,不,…,真的不行,還有些他的東西,都干了,你肯定會不開心的!彼÷暤。

  “傻瓜,你把處女之寶給他我都沒有計較,更不會計較這個了。下午是不是死了?”

  “說什么呢,招打!”李曉作勢要敲我,身子卻一下子緊偎住了我。

  “要不是到極點,怎么會讓他的東西到你最深的地方?說!”我翻身騎到了美人的身上,開始撕去她上身的衣物。

  “好好…我說…我說…,”李曉咬著嘴,吃吃笑道:“還不算差,啊…別撓我…我說…好…很好…好不好?”

  “怎么樣的很好?”我手忙腳掉自己的衣物,開始占有下午的“失地”

  李曉突然將一只手搭到我的脈上“我說了?…你會不會不愛我?”

  “你是我的親妹子,我永遠愛你!”

  “真的,好哥哥,我覺得和你好像就像親兄妹一樣,那種感覺…不僅感情和心靈相連,連體和血脈都是相通的!好愛你好愛你!”

  “嗯!蔽乙幻嬲f著,一面將李曉最后的屏障去,頓時,她下體那種愛后男女愛特有的氣味沖進我的鼻腔。

  “別聞!!”李曉搭在我脈上的手竟被我體內運行的逆天真氣震開:“哥,你沒騙我!”我將頭埋到李曉溫熱光滑的雪白大腿間,手小心翼翼地伸進了那兩片乎乎的墳丘中間。

  “那…我以后還和他那個吧,為了你,我心愛的好哥哥,我愿意為你做任何事!”

  “…十六歲的小女,你怎么一下子出了這么多水?”李曉“呀”一聲,用小手捂住了臉,酥劇烈起伏,頓了一會,才紅著臉俏皮又而靦腆地說道:“我的小妹妹肯定高興死了,大小帥哥通吃,連哈拉子都出來了,她可不管她大姐姐我怎么難為情!”然后,她將兩條脆生生的白腿分開:“你替我教育教育她吧!”直到掌燈時分,我們才從盡力盡地爬起來。

  我不知道朱琳那邊的進展,也有點擔心丁霞那邊的情況,便和劉易與李曉約好了兩天后在武當東南一個小鎮匯合,然后離開了他們。

  我走了沒多遠,越想越覺得玄鶴道長的那句“查徐小平就能查出兇手”的話別有深意,他似乎在幫我指明方向,但是,另外一個可能是他要將我指向一團真正的霧。

  他會是我的殺父仇人嗎?他會是我的弒師仇人嗎?

  我一直覺得玄鶴道長不僅實力強悍無比,其行為也非?梢,像是裹在一團神秘的霧中。與少林、丐幫、全真等武林正道掌門相比,他最大的不同是野心太大,與天龍派徐小平相比,他又城府極深。

  我又潛了回去。

  在月光的照耀下,李曉和劉易并排走在山路上,亮亮的石板路上寫下兩個長長的身影。

  我用躡步無影輕功,腳尖點在地上,一點聲音也沒有,像一只靈巧的山貓,遠遠地跟著他們。夜下的山谷中安靜如同墳墓,劉易絮絮叨叨的話清晰可辯。

  李曉則是愛理不理的。

  劉易非常小心翼翼地避開了雙修的話題,一會說起對闖武林的向往,一會說到武當選派好手參加少年英雄會的事情,但李曉的情緒一直不高,到后來竟不再理他,只管走自己的路。這讓我對李曉的愛意更深了一層。

  劉易終于忍住了,他開始有意無意地想牽著曉妹的手,曉妹只是閃避,劉易這臭小子最后竟想攬著曉妹的,李曉有些慌張,使勁推開他,快步往前小跑。

  劉易一下子抱住了她,惡狠狠地問道:“曉妹,你下午的時候…說你會愛我一點的!”這個傻小子,李曉剛剛和我做完愛,心里根本容不下別人,提別的事也罷,一提這個,李曉肯定要翻臉!

  果然“啪”的一聲,曉妹揚手掌,到了劉易的臉上,雖然聽起來不是很重,但不像是打情罵俏的感覺:“你聽好了,劉易,我告訴你,我已經是天哥的子了,你是要敬重天哥,就不要來!”

  “曉妹,我錯了…我以后絕對不再提了!”

  “你聽著,除了那個的時候,你不能碰我一下!”

  “曉妹!…我…你一點都不愛我嗎?”

  “師哥,你應該知道答案!崩顣缘穆曇袈犉饋頉Q絕而又生硬。完蛋了,傻小子,現在根本不是談這個事的時候,最多談談美好的往日,或是下山的準備。

  “我知道的答案,是你開始愛我了!眲⒁壮谅曊f道。

  “呸!做夢!”

  “叫我壞哥哥!”劉易再次環住了李曉的。

  “去死呀你!”李曉又驚又羞,死勁地想掙脫他。

  “我愛你,比天哥更愛你!”

  “你愛我,就不能強迫我,松開手!”劉易松開了手,但一只手緊緊抓住李曉的手,李曉使勁掙了幾下都沒掙開,也只好隨他了。

  劉易還是一個很聰明的孩子,果然,他談起了一些同門的趣事,還有和李曉往日練功的情形,曉妹這才重新開心起來。

  我遠遠地看見他們時分時合的身影,心里很有些不是滋味。

  走到山門之下,劉易突然將李曉推到黑暗中,緊緊摟住了她索吻,我隱約看見李曉在拼命掙扎著。

  我的手心突然覺得很涼,雙手一撮才發現,掌心里全是汗,被冷冷的山風一吹,掌心和心里一樣涼。我是不是現身制止他?

  這肯定會把局面搞僵。我沒有動作,只是觀察著。

  慢慢地,李曉再沒掙扎,兩只影子疊到了一起。我再不忍看下去了,當著面是一回事,背著我,則是另一回事。我撇開他們,潛進武當。

  武當派守夜弟子的武功太一般,我從云霄觀一直溜到三清觀,竟沒有一個人發現我,我也沒有發現一個人。整個武派好像死絕了一樣。我不知玄鶴道長平素在哪間房中歇息,只是漫無目的地到處查看。

  在清冷蕭瑟的真武觀門口,月光亮如白晝,殘破的大門前,一顆大樹無風而動,令剛剛潛行到墻角的我屏住了呼吸,匿伏在地面上。

  眼角突然看到鐵藍色的天空上約十幾尺的空中劃過一只大鳥,不,不是大鳥,是人!

  又不是張導、陳導拍電子皮影戲,空中也沒拉鋼絲,十幾尺高,這還是輕功嗎,簡單是他媽的仙術,御風而行?!

  那人飄飄然地掠過真武殿的屋脊,飛向三清觀那邊。

  我的第一個念頭就是瞎子的排行榜是一個大玩笑,如果世上有這樣的輕功,那么他的師傅,他的同門,他的弟子,都應該遠遠地排在曾參加過華山論劍的觀證大師、徐小平、玄鶴道長等人之前。

  我極小心地潛行到三清觀,也不知那人是否在這里。

  三清觀右側輔殿,隱隱似有談話聲傳來。我正猶豫著是否過去偷聽,突然聽到里面一聲低,一具人體撞破窗戶跌落到院中間,打了幾個滾才翻身坐起。

  是玄鶴道長!

  幾乎與此同時,一個人影也沿著那扇打開的窗戶飛了出來。

  “再給你一個月的時間,你不去見武皇,就只能去見武圣了!”飛在半空中的那人撂下這么一句話,身形竟如一只大鷹,直沖高空,一陣山風吹過,便融入莽莽林濤之中了。

  我突然明白了,為什么玄鶴道長對武林盟主一事根本就不在乎。

  那個叫武皇的家伙肯定令他頭疼無比,如果那個空中飛來飛去的牛人也只是他的手下。

  不去見武皇,就只能去見我父親了?這話什么意思?我心中疑竇大起!

  我全身一片冰冷,因為聯系其他的點點滴滴,我馬上明白了那句話的意思:他不去見武皇,就只能去見我死去的父親了!我父親的死和這個玄鶴道長有關!

  我母親為什么要把李曉送來學藝?明大師說,我的殺父仇人是武林領袖之一!劉易說,他爹爹帶藝上山的事不能和任何人說!…

  玄鶴道長顯然沒受什么傷,他站起來扭扭老,便沒事人一樣地回到側殿去了。我正暗忖他們要找的東西是不是強體,突然,已經進了屋的玄鶴道長透過窗戶向外輕聲叫道:“進來!彼匆娢伊?!一時間我被極度恐懼所籠罩。

  我還沒有反應過來,一名很彪悍的身著道袍的弟子從角門處一道飛箭一樣地竄了過去。從他的身手可以斷定,這名弟子比玄鶴道長的得意弟子仲連武功高出不止一個檔次!

  “師傅!”他立在門外,輕聲叫著“您沒事吧?”

  “是零零發吧。你傳令,把所有在外的紅組弟子全部招回,…把藍組弟子也招回,二天之內必須回來!”

  “藍組也招回?”

  “二天之后,包括黑組的人馬,三組人馬全部行動,跟緊劉易和李曉。還是那句老話,要是這邊二代弟子中有人覺得異常,你自己把頭割掉!

  “是,師傅!”屋內沒有再說話。

  那個零零發轉了下身,但沒有走。

  “師傅,…”屋內沒有聲音。

  “師傅,您剛才說什么來著?三組人馬幾天之后行動?”屋內沉默了好一會:“兩天!

  “但您剛才說是…二天!

  “…我剛才說錯了!

  “這就對了,二天在漢語的口語中是不常用的!蔽輧纫黄聊。

  “我愛我師,但我更愛真理。你可以說第一天,第二天,但不能單獨地說,二天!

  “…我明白了,零零八!边@個熱愛真理的弟子終于走了。

  看來,所有的勢力都已經動作起來了,我不知人?子會以什么樣的方式死,但我猜,可能會是他最恐懼的一種死法。

  還有這個可憐的武當派,怪不得弟子如此凋零,原來“玄鶴道長”根本另有一套人馬,而且全撒在外面了!

  玄鶴道長,我一定要揭開你的人皮,看看你里面到底是條狼,還是一個鬼!

  我靜靜地臥了好一會兒,才悄悄地離開這里。

  原本想立即溜下這個對我來說非常危險的地方,突然,我想看看,李曉是不是還和劉易在一起?

  我直接回到李曉居住的小花園里,猜想她肯定已經回來了,就是不知劉易有沒有死皮賴臉的跟過來。我也不知道,萬一發現了我不愿面對的事情,這個晚上對我來說,會不會算一個糟糕到極點的夜晚?

  原來我一直憑直覺認定玄鶴道長的可疑,現在終于發現他的可疑了,這可以證明我有準確的分析判斷能力,但沒有想到,他身后竟有這么牛的BOSS?武皇。一般人敢叫皇嗎?!倒,我何時才能打通關?我會這么多深的功夫,可沒一樣管用,原因無他,內力太遜呀,還比不上剛才那個零零發,而他,還只是玄鶴道長的一名普通弟子!

  走到李曉的屋后,果然聽到里面有說話聲,不用細聽便知道,是劉易這個小王八蛋!難不成曉妹今天還能來第三次?我心里越想越難受,有些害怕,也有些說不出的期待。

  我翻上房頂,無聲無息地找到一處青瓦間的隙,俯身看下去:李曉他們好像也是剛進屋。剛剛點亮好蠟燭。劉易再次抱住了李曉,李曉有些生氣,對他小聲嚷道:“做也做了,親也親了,你還要怎么樣?我累了,要睡了!”

  “我不想怎么樣,好妹妹,只想聽你叫我好哥哥!笨匆妱⒁卓蓱z巴巴的樣子,李曉再也板不起臉“噗哧”一聲笑了出來,點著他的額頭說道:“討厭,不是叫了你幾十聲了嗎?好哥哥不在,你這個壞哥哥就要篡位!”

  “你再叫一聲!”

  “好吧…不過,當著哥哥的面,我只能叫你壞哥哥。我現在叫完,你就放過我吧。好哥哥,好哥哥!”我聽到這樣清脆的呼喚,心中有說不出的難受…

  “我想和你一起睡!

  “那可不行!”李曉羞澀地推開他。

  “我想嘛!”

  “你把手拿開嘛!要不然我生氣了!聽話,好哥哥!

  “我聽話,但晚上我想摟著你一起睡。我保證不和你那個!”我萬萬沒有想到,李曉竟然答應了:“好吧好吧,說好了就是睡覺!你幫我衣服吧,我累死了!闭f完,李曉便一頭躺在上。劉易跟了過去,將一雙小腳握在手上。

  我痛苦地閉上了眼。

  李曉被再次光成一只小白羊。她羞澀地躲地了被窩里。

  劉易熄了燈,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音,然后是李曉一聲嬌嗔:“不要!”

  “我沒動呀!”

  “你把手放在人家上…好不要臉…”

  “我不動行不行?”

  “你的手指這樣碰著人家的頭,不動…不動更難受!”聽到這里,我心里除了酸楚,更多的是一種莫名的沖動:這樣挑逗我老婆,真是服了!

  “你這樣摟著人家…我怎么睡…呀!你那個壞東西都頂到人家腿…腿中央了…”

  “它一下也沒動呀!”劉易狡賴道。

  “它不動,我心里也…慌…你好壞…壞哥哥…”

  “叫我什么?”

  “…叫你好哥哥…哦…這樣感覺好怪呀…我…腿中間…就是你燙燙的壞家伙…哦…人家…人家…想再雙修一次…你點我的會吧…”

  “一天一次修行就夠了…”

  “那…”

  “我和你行夫之事,好不好?”

  “哦…啊…你的手…要死了…呀…好…好…我同意…”李曉的聲音得要滴出水來。

  “同意什么?”

  “同意…你和我行…那個!

  “哪個?”

  “行夫之事…啊…你老這么放著那兒…干嗎不動…”

  “這樣動?”

  “壞死了!連天哥都沒你壞!”

  “哪怎么樣動?”

  “…嗯…放到我…小里…動…!”聽到這樣的一聲嬌,我的心如同遭受重錘猛擊,咬咬牙,硬下心,開始調理氣息,練習起心忍大法。

  這一次,我練了兩個時辰,直到他們倆不再折騰,我才藉著黎明前的星光下山。在下山的路上,我發現,通過心忍大法得到強化的九真氣終于上漲到第二級。

  【完】
上一章   綠帽公走江湖   下一章 ( 沒有了 )
御捧香征惡魔拼圖親生女兒一鍋孤獨世界仙靈卦嫵媚落難公主-滛異域深淵最華麗的復仇秘密的暑假青苑前陽之章
盒子小說網為您提供由flyzy最新創作的免費熱門小說《綠帽公走江湖》第十二章 全書完及綠帽公走江湖最新章節第十二章 全書完在線閱讀,《綠帽公走江湖(完結)》在線免費全文閱讀,更多好看類似綠帽公走江湖的免費熱門小說,請關注盒子小說網(www.227026.tw)
11选5中奖江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