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捧香征》第十章全文終及《御捧香征》最新章節在線閱讀
盒子小說網
盒子小說網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校園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網游小說 競技小說 穿越小說 重生小說 官場小說 架空小說
小說排行榜 耽美小說 科幻小說 靈異小說 推理小說 同人小說 經典名著 鄉村小說 短篇文學 綜合其它 熱門小說 總裁小說 重返洪荒 官道無疆 全本小說
九星天辰訣 雄霸蠻荒 蒼穹龍騎 主宰之王 女人如煙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惡之城 孽亂村醫 絕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紅顏
盒子小說網 > 熱門小說 > 御捧香征  作者:凱文 書號:50146  時間:2020/8/6  字數:8076 
上一章   第十章 全文終    下一章 ( 沒有了 )
  凱文大大地伸了個懶,瞥瞥窗前灑下的微光——嗯,應該已經是晨曦時分。

  “今天是幾號了?”他掏出記事本看了看,呆了一會兒,不由得突然跳了起來。

  “糟了,已經是三十一號了,約好的時間已經到了!

  他馬上整裝進宮,求見小王爺。

  “英雄您來得正好!憋@然一夜不得安寢的克隆也疲態盡,訴苦道:“黑斯赫的大軍顯然已經匯聚于鋼霞城外,據估計有十二至十五萬之眾,整戈勵驥,眼看指就要大舉攻城,關于這一仗怎么捱過去,我朝文武官員是人人有信心、各個沒把握,不知英雄有何高見?”

  “我沒有什么高見!眲P文一反平時裝出來的客套,冷漠地說:“千名光明神殿托付給我、率來援助的圣騎士,今晨便要出城離去!

  小王爺和眾官員登時變,克隆僵笑著說:“這、這個…不知本王是哪里怠慢了英雄?”

  “怠慢倒是沒有,只不過,我們本意是來幫助守城的,給人這樣軟著,一舉一動都被嚴密監試,等黑斯赫人攻來別說幫忙御敵了,恐怕還沒找著兵器,就被人給殺了!自保尚有困難,何況援助?”

  “什、什么監視、軟,哪有此事?”

  “前黑斯赫人大舉于城外會師,我曾建議王爺趁敵軍陣腳不穩之時、派我軍出城沖殺、獲取戰果,王爺何故婉拒?”

  “那、那是考量到各位遠道來此,還沒經過充足的休息…”

  “還要休息?再休息下去,等黑斯赫軍攻入城中,就永遠安息了!”凱文憤怒地大吼道:“圣騎士隊一本善意來援,卻被當成犯人般看管,莫非想要自行離去、自負安危也不行?殿下正在跟黑斯赫戰,順便也要與光明神殿為敵嗎!”

  克隆僵笑著,一時再也擠不出半句話來。某佞臣見情況危急,也不顧身分長幼次序,附耳對王爺說了番話,克隆才吐吐地說:“這個…要本王與光明神殿為敵,那當然是沒有的事;只是自稱光明神殿的使者之中,也未必都對神殿真正忠心。俗話說一箱蘋果中總有壞掉的,若有害群之馬,本王…”

  “王爺您究竟是什么意思,不妨明說!眲P文的臉色很不好看。

  “簡單地說,外頭黑斯赫軍圍得滴水不漏,不過千人的圣騎士隊如何能平安離去?凡人皆愛惜生命,就算光明神的信徒應該也不例外,哪有自投送死之理。未免令人猜想是否有人與黑斯赫人有勾結。本王原本對這類謠言是絕不采信,不過此情此景,這種合理的懷疑卻又免不了了!

  凱文點了點頭,道:“我相信黑斯赫人必然會放圣騎士隊離去,畢竟我隊并沒有和黑斯赫結下不解的死仇,而目前王爺才是黑斯赫的主要敵人,他們會懂得輕重緩急。不過王爺的懷疑也有道理…這樣吧,本人留在城中做人質,如果我的部下出城后有與黑斯赫人勾結的任何跡象或可疑行徑,殿下便摘了我的腦袋如何?”

  “這…”克隆委實猶豫難決。

  “王爺如果仍推三阻四,未免有失領袖風范!”凱文惡狠狠地大吼道:“我伸出腦袋等你砍還不行,你意猶未足,是不是要我自己割下腦袋奉送?再不放人,何不干脆直接下令、把千名有背叛光明神殿嫌疑的圣騎士一齊都砍了!”

  小王爺還可以怎么說呢?

  于是這天巳時三刻,墻頭城下數萬對眼睛眾目睽睽之下,城門居然開了,然后一整隊圣騎士不高舉、劍不出鞘地放馬徐馳,緩緩地出了城。但更令人驚訝的事情還在后頭:黑斯赫魔軍居然一聲令下,緩緩分開、讓了一條通路,容納圣騎士隊通行。當然,開口在騎隊通過后很快就再度收窄,沒有任何可趁之機;只是看在墻頭上的鋼霞守軍眼里,都恨不得自己身為圣騎士隊的一員,就算落前就被追上而戰死,也好過在這城里受復一似無止境的活罪。

  然而他們不會,因為黑斯赫人預定此太陽剛下山、死返軍團戰力由衰轉盛的關鍵時間點就要大舉入城。不過在那之前,還有一架要吵。

  “戴衛將軍!”黑斯赫帥帳中,一個面目猙獰的小老頭正在歇斯底里地狂吼:“我命令你立刻好好給我解釋,為什么眼睜睜看著千名敵軍離去!沒看到我手中這只假節絨兵符嗎!”

  “元帥勿燥!毕率滋,一名鶴發蒼蒼的老將拱手說道:“事有輕重緩急,今便是我軍大舉入城攻陷鋼霞之,為這些已不構成威脅的敵人損耗我軍戰力并不妥當,這是我身為第一線指揮官的判斷!

  “胡說!”那小頭銳面的元帥霍然起立,戟指大罵:“本帥早就下令一定要把那些該死的光明神信徒屠戮殆盡、不留任何活口,你以前明著主張和他們和談,現在更是公然抗命放走他們,你可知陣前抗命是什么罪!”

  “敢問元帥,所謂要把光明神信徒屠戮殆盡的命令,是指我軍現在立刻就得班師離開,掉頭攻陷刑蒼、入侵中土,把光明神殿連拔起?老將今天收到的指令是攻城,不是去掃離城途中、已不構成攻城威脅的圣騎士隊;如果分兵去追剿圣騎士隊才是抗命;今老將并未抗命,元帥硬派抗命之罪,老將不服!老將今就算人頭落地,皇上面前自有人分說!”老人卻不吃這一套,不卑不亢地答道。

  “好、好、好,今天我兵符在手,如皇上親臨指揮,你居然還敢說什么皇上面前有人分說,是否不把軍法放在眼里!今天的軍令雖是準備攻城,你身為第一線指揮官,在明知可以輕易獲取戰果的情況下,居然不知變通!”

  “若是元帥認為本將的判斷有錯、不適任此位,請元帥責以老將判斷失準、貽誤軍機之罪,將老將撤職查辦,聽候陛下發落。軍令如山,老將不敢不服!

  那元帥聽得臉都氣紫了。不過,撤職查辦是不行的,只怕對方軍營內馬上就會起嘩變,今天的攻城大功也就不那么輕易到手了。雖然撤職查辦不行,分兵追殺千名圣騎隊倒還做得到,他把戴衛將軍飭回后,馬上下令輕騎出動。

  而離城的圣騎士隊早已料到此事,當他們消失在城墻守望人眼中的地平線那一端之后,馬上縱馬疾馳,能跑多快就跑多快。即使如此,能不能逃過黑斯赫人的截殺仍是未知之數,這且慢表。

  此黃昏,面對兵臨城下的黑斯赫大軍,守軍們本來壓力就已經夠大了;等到八處大小城門一齊起了大爆炸、炸了個片鐵不留,士氣一會兒登時全崩潰了。

  “是黑魔術!”耳語悄悄地傳開:“黑斯赫的黑魔術,太可怕了!”“居然一瞬間把所有的城門都炸毀了!”“之前他們根本還沒使出全力!”“真刀實鋒還有勝算,黑斯赫人真的使起黑魔術,拿手指一指,門都炸了,人怎么辦?”

  雖然鋼霞守軍總算中有序、收縮了戰線,固守皇宮以及其四周,但觀諸兵士們的血只能和對手的腐尸枯骨來彼此消耗、陣地逐尺逐寸地在變小,任誰都知道鋼霞的淪陷只是時間的問題了。

  其實,城門之所以會炸開,當然不是因為黑斯赫有如此出神入化的黑魔術,而是卡麗塔以假太妃身分下令進行的城門補強工事、暗地里埋下了炸藥的緣故。魔女完成自己的任務之后,恢復本來的身分,大搖大擺地回到了自軍的帳營,準備接受英雄規格的。

  等待她的卻不是這個,而是元帥的斥責。

  “你好大的膽子!我軍好不容易攻陷了鋼霞城,敬淑太妃、十二王爺克隆等極具價值的人質卻一個也沒抓到、全都飲了毒酒自殺身亡;其他如長公主明鈺、十二王妃米玲彤等人連尸體都沒見到,居然跑得不見蹤影!說!人是不是你放的?”

  “元帥閣下,”卡麗塔厭煩地說道:“我名義上雖然掛了將軍職位,也是為了稱呼方便,我所屬的特務系統直接由陛下指揮,并不受您管轄;陛下付的任務我已經盡數達成,至于其余過程乃至于細節,似乎不需要由您來過問吧?”

  帳外傳來一個冷冷的聲音:“那么我有沒有資格過問?”

  魔女立刻轉向帳外,恭恭敬敬地跪下說道:“末將不知三公主殿下圣駕蒞臨,未及遠,請殿下恕罪!”

  帳門口走入一名身材高佻、青發濃長舞揚、全身裝飾功能猶勝實戰能金光閃閃的鎧甲的大美人兒,正是黑斯赫身分顯赫的第三公主藍若棱。那小頭銳面的達斯彼能從戴衛手中搶過元帥之位,這位第三公主在父皇面前嚼舌的功不可沒。她輕蔑地低頭瞪了卡麗塔一眼,也不命她起來,直接喝問道:“剛剛達斯彼元帥問你的話還不快點說了!莫非還要本公主再問你一遍?”

  “回殿下的話,”卡麗塔依然朝向公主殿下,看都不看那元帥一眼,恭恭敬敬地回答道:“臣下潛入鋼霞指揮中心,扮演太妃是虛,暗助我軍攻城是實,為了達成主要任務,其他方面可不能做得太過了,比方說安排克隆賊子、敬淑賊妃自殺,安排某些宮中要員逃脫,都是為了安鋼霞人的心,讓他們不懷疑到我這個假冒的身分之上,絕非有意縱放對我軍有價值的人質!

  “好個‘為了主要任務’!”藍若棱大罵道:“我看你明著是把蘭達雅王妃和長公主,送給那妖神殿騎士凱文,當禮物去了吧!”

  “公主殿下明鑒,臣下敢以性命起誓絕無此事!蹦呎f邊在心里想著,那兩人是爭取凱文幫助的換條件,絕不是什么送給他的禮物。

  “哼!那你又有臉大言不慚地說什么、都已經完成了父王代的任務!給你的任務之一,就是讓那千名妖騎士不能妨礙我軍進城,你卻縱放他們離去,這一點你有什么話說!”

  “回殿下的話,他們出城逃去,今非昔比,絕不可能掉頭沖擊我軍,的確不能再妨礙我軍進城了,臣下不知哪里做得不周到?”

  “還敢頂嘴!如果不是你和妖騎士私下勾結,他們怎么會準時乖乖出城,戴衛將軍那個老叛賊又怎么會下令放他們離去?你有什么解釋?”

  “臣下自忖在城內殺不光他們,于是把他們嚇出城,達成使他們不能再妨礙我軍進城的命令,自問沒有做錯什么;至于戴衛老將軍為什么放他們走,殿下應該找戴衛老將軍問話才是!

  “你、你、你——你倒推得干凈!”

  “臣下辛苦一役,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好不容易完成了任務,請問殿下還有什么要問清楚的嗎?沒有的話,臣下想退下休息了,免得延誤圣上的下個派令!

  藍若棱氣得快要爆炸了,可是也拿她沒法子,只好讓卡麗塔下去。隨即,高傲的美女轉向達斯彼道:“我吩咐你在那賊女人手下安幾個細,辦得怎么樣?”

  “殿下放心,已經辦得妥妥貼貼!蹦切±项^恭順異常,哪有絲毫元帥樣?

  “馬上著他們打聽卡麗塔有沒有什么異常的命令和舉動,如果她和妖凱文勾結要把他放走,一定有些異常的指示才對!”公主下令道。

  即使如此,她回到自己帳中之后,仍然氣憤難平,來回踱步不停。

  “殿下何事心煩?”親信知機問道。

  高傲的公主把事情簡單解釋一遍,便罵道:“就算把那妖騎士凱文捉起來千刀萬剮,也于那賊女人無損,她想必還會因為助我軍攻陷鋼霞城有功而得到父皇的褒獎,想到就有氣!”

  “如果殿下想要扳倒那個女人,臣妾卻有一計!

  “快說來聽聽!”藍若棱直到此時才總算出一絲笑意。

  “如果公主殿下要扳倒卡麗塔,那么擒補那妖騎士頭領時,就不要用到任何可疑的軍隊,只指使自己手底下的親信便是。捉到以后,再加以嚴刑供,他說出卡麗塔通敵叛國的真相…”

  “有理!妙計!”

  因此,當埋伏在卡麗塔身邊的細探得凱文一行人逃脫的可能路線之后,藍若棱率領手下的三千騎馬上拔營直追,沒有驚動任何人。不過,她最忌憚的除了前方才離城的一千圣騎士之外,還有刑蒼關駐扎的四千騎。自然也吩咐下去、密切注意他們的動向。

  刑蒼關的四千騎不消說,根本沒有打算再度出關;至于追殺出城圣騎士的快速反應部隊不久也傳來捷報,那一千騎被殺剩三百多人,已經逃入刑蒼關了。

  “是真的殺剩了三百多人嗎?”公主小心翼翼地求證道:“會不會只是佯裝只剩下三百多人,其他有少部分精銳圣騎士埋伏在隱密處等待接應他們的隊長?此地畢竟是蘭達雅國境內,他們更占有熟悉地利的優勢!

  “殿下放心!”傳令兵說道:“屬下已經非常小心地求證過了,追殺那一千騎的部隊確實割下了死者的左耳仔細地收集起來,算一算,也收集了六百多只了,數字非常吻合!

  藍若棱這才總算放下心來:“這樣好!”這時探子來報:“已經發現了類似蘭達雅十二王妃、長公主一行的逃難部隊蹤影,先頭部隊已經趕往他們前頭設伏!

  “好,給我捉活的,這次一定要他們翅難飛!毕氲浇K于可以給那個瞧不起人的魔女一點顏色瞧瞧,三公主不由得嘴角又溢出一絲微笑。

  由圣宗衛千騎長凱文率領的十二王妃逃亡部隊一共只有百余人,但全部都是從蘭達雅軍中挑選出來、百中無一的好手。即使如此,面對敵方的埋伏和銜尾疾追一時也慌了手腳。何況,藍若棱的部隊一經手可就不是單純的三千人而已,幾乎不怕損耗的骷戰、骷弓、骷法、骷騎還有僵尸、食尸鬼等等打頭陣,一再消耗護衛御馬車的軍們的體力。

  “可惡,都給我躺下吧!”凱文巨掌一揮,死返歸寧的圣光到處,骷髏們紛紛倒下。然而剛才被殺死的敵我人員尸身卻動了動,重新化為僵尸站了起來。

  而且埋伏在道旁深林中的千百只箭矢趁圣騎長出破綻的那一剎那集中往他身上招呼著。雖然他很快再度揮起密不透風的劍舞擋下,仍不免要在非要害處吃上兩三箭。至于黑斯赫拿手的毒簇,對擅長凈化法術的圣騎士而言是沒用的。

  一邊沒命地馳逃,一邊窮追猛打,幾個時辰下來,精銳的軍衛士能跟得上的也只剩下了四十來人。更糟的是前方數道木砦、壕溝道,眼看著馬車過不去了。

  凱文舉劍一聲高呼,軍們快手快腳地解下拉車的馬匹拉乘,一齊散入了林中。藍若棱確認馬車中沒有陷阱之后親自查看,里邊根本空無一人。

  “看來王妃和長公主都已經喬裝改扮、躲在那批軍當中了!彼匝宰哉Z。

  “也不能排除之前就已經偷偷隊逃生的可能。不過殿下放心,之前和本隊失散的其他軍都有別動隊圍剿,絕不走了一個!

  “如此甚好!

  又經過整夜的追剿,凱文身邊剩下的好手只剩下七、八人,而且俱皆傷重疲累不堪一戰,也不知是否有王妃或長公主混在其中。他們被黑斯赫的追擊隊趕入了山谷底的死胡同,眼見難以沖出了,但是憑藉著藍若棱下令生擒而非誅殺,兀自負隅頑抗、苦戰不休。

  一道凌厲的劍氣破空而來,頓時又有三名藍若棱的親軍身首分家。渾身是血的凱文豪氣干云地狂笑道:“再來呀!還有沒有?你們干脆一點,把本大爺成刺蝟便罷,想要生擒光明神忠實的圣宗衛,卻是休想!”

  “好,本公主來會會你!”藍若棱看得斗志陡昇,拔出間長劍,縱馬沖向凱文。男子根本沒有把這個嬌滴滴、幼的大姑娘放在眼里,隨便出手相。

  沒想到“當”的一個劍,兩人都把持不住、后翻下馬,心中均是一驚,知道自己遇上了前所未見的最強對手。

  這不但沒有把藍若棱嚇怕,反而令她驕傲地大笑:“好!有這等身手,才夠資格成為本公主手底敗將,讓你見識一下黑斯赫高手的真正實力!”

  一團不祥的黑霧突然自她身后影子處升起,包裹住黑斯赫公主姣美的身軀。待黑影散去,只見一具濃黑色的的重鎧將她全身裹住,背后還有一對可怖的黑翅。

  “這是傳說中的黑魔術‘魔裝束’!沒想到黑斯赫人當中果然還有人會使!”

  饒是凱文身經百戰,仍不由得變。

  “躺下吧!”黑翼幅展鼓動,有如巨蝠撲來,下沖之勢結合藍若棱的劍給予凱文沉重的一擊,他不由得“哇”地出了一口鮮血。

  藍若棱驕傲地大笑起來:“哈哈!我還以為圣宗衛千騎長是什么東西,連本公主的一擊都承受不住。來人呀!把他給我縛了!

  四周卻靜悄悄地無人答應。

  “來人?”公主殿下四下張望,感覺有點不對頭了。

  黑的身影從四周慢慢涌出?墒菂s非黑斯赫三公主的親兵,而是——圣騎士!“怎么、怎么會這樣!”藍若棱驚慌失措的大喊:“這些圣騎士哪來的?那千人騎隊早已分崩離析、四千鎮守刑蒼的部隊也沒有動作!難道是更早以前就埋伏在這里的?但、但這不可能呀,此地還是我軍的占領區,怎能埋伏這么久…”

  “傻瓜!毖饌膭P文舐舐嘴角的鮮血,冷笑地說:“你光注意出鋼霞的一千騎和鎮守刑蒼的四千騎,連掉包了假貨都沒想到?我的多名親愛的部下早已分批喬裝躲在難民中混出鋼霞城,當出城的千名騎隊只是換了衣服的冒牌貨,其中真正的圣騎士連一百人都不到!”

  藍若棱聽得渾身都冰冷了,黑翅一展,打算沖殺出包圍圈。沒想到圣騎士們攻守有序,馬上合力施展出大光明圣盾咒文,將她擋了下來。

  “別出手!她是我的!”凱文的劍上閃出璀璨的銀光,縱躍而出,一擊必中、刺穿了公主的黑翼!“哇!”魔裝束崩解、藍若棱嬌軀軟落在地上,背脊處滲出鮮血。凱文垂著劍向她走去,她拼命發出了最后一擊,卻被對手輕松躲過,還還了一劍、割裂了她口的衣襟!

  這劍勢挑得恰到好處,不但把外衣連內衣整個割穿,還順便挑得它翻飛起來,出一對怒的玉峰!把!”長那么大,連在親生父親面前都不曾身體的黑斯赫公主尖叫一聲,反的雙手遮掩,毫無防備地被凱文一腳踹中小腹,痛苦地卷曲在地上。

  男人扯著她的前發把她拉起來,鶩地說:“黑斯赫的公主有什么了不起?任你嬌蠻似野馬,也不過蠢笨如豬,這下落入自己以優勢兵力追殺的對象手中,還不是任人宰割?再后悔也來不及了吧!”

  劇痛使得藍若棱登時想通了一切,想通了誰才是她最可怕的對手——

  魔女卡麗塔。

  如果凱文妙計得手,她固然除去一個政敵;如果讓藍若棱僥幸逃回,于情于理,卡麗塔仍沒有留下任何可以讓她攻擊的把柄。

  但正如凱文所說的,這時想通已經太遲了。高傲的公主也忍不住下了幾滴清淚。這收在男子眼底,想起她尊貴的身分,更是充征服的快。

  “獨樂樂不如眾樂樂,來人呀!”凱文得意地高喊:“這位便是黑斯赫尊貴的第三公主藍若棱殿下,她們黑斯赫人殺害我軍不少弟兄,現在正好狠狠地輪憤。大家上!”邊喊邊在心理想著:“最佳的觀眾,長公主明鈺殿下,應該也已經快要就觀眾席了吧?不知米玲彤乖奴兒的導如何呢!

  果然有幾名著密不透風、見不到臉面的全身鎧的圣騎從行伍中步出,一步步近了衣褸殘破、難以蔽體的美麗公主。

  “不、不要,別這樣!”她臉上早已不見剛才的威風,恐慌地搖著頭說:“要多少贖金,父皇都會付的,但你們要是侵害了我的清白,父王、不,全黑斯赫一定不會善罷甘休的…不要呀!快住手!”

  這些軟弱無力的恫嚇有什么用呢?藍若棱僅存的衣衫在數手齊出之下,登時成了蝴蝶翩翩、一片片飛舞不見,姣好白皙的體很快就全部呈在皎潔的月光下,更顯得可口人。

  凱文退開幾步,先把費力氣的事情交給奴們,負手旁觀,志得意地心想:“這次的戰爭中誰是最大的受益人呢?蘭達雅那幾位興災樂禍、高興又少了個對手的王爺?大有戰果的黑斯赫人?保住大陸最強騎兵之盛名的光明神殿?立下大功又鏟除了政敵的卡麗塔?不是,都不是,絕對不是他們。說到底,鐵定是御親征、漁翁得利的本人!”(完)
上一章   御捧香征   下一章 ( 沒有了 )
惡魔拼圖親生女兒一鍋孤獨世界仙靈卦嫵媚落難公主-滛異域深淵最華麗的復仇秘密的暑假青苑前陽之章青苑前陰之章
盒子小說網為您提供由凱文最新創作的免費熱門小說《御捧香征》第十章 全文終及御捧香征最新章節第十章 全文終在線閱讀,《御捧香征(完結)》在線免費全文閱讀,更多好看類似御捧香征的免費熱門小說,請關注盒子小說網(www.227026.tw)
11选5中奖江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