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映殘陽》第五十三章傲然全文完及《紅映殘陽》最新章節在線閱讀
盒子小說網
盒子小說網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校園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網游小說 競技小說 穿越小說 重生小說 官場小說 架空小說
小說排行榜 耽美小說 科幻小說 靈異小說 推理小說 同人小說 經典名著 鄉村小說 短篇文學 綜合其它 熱門小說 總裁小說 重返洪荒 官道無疆 全本小說
九星天辰訣 雄霸蠻荒 蒼穹龍騎 主宰之王 女人如煙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惡之城 孽亂村醫 絕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紅顏
盒子小說網 > 熱門小說 > 紅映殘陽  作者:紫狂 書號:50132  時間:2020/8/4  字數:6259 
上一章   第五十三章 傲然(全文完)    下一章 ( 沒有了 )
鼓聲越來越急,帳中旋舞的白影也越轉越快。

  忽然鼓聲一歇,間飛旋的狐裘落在地上。兩條修長的玉腿劈成一字,肢柔軟地折起,兩臂展開,貼在帳中鋪設的毯上。

  雪狐就的裘衣又輕又軟,蓬松的茸中,出一段雪白的柔頸。

  “雪王妃,你跳得真好!”旁邊的小侍女羨慕地說。

  夢雪微微一笑,緩緩站起身子。她的衣著也是胡服,純白狐從肩部翻卷向下,在錯。

  皮出一大片滑膩的肌膚,深深的溝泛出如脂的光澤。狐皮順著高聳的香劃出優美的曲線,在間柔柔束成一握盈白。然后從間分開,斜斜垂到地面上。

  狐皮隙中一條筆直的玉腿時隱時現,光潔的腳踝那串金鈴仍在輕響,燭光下,白凈的肌膚顯得比金鈴更光亮奪目。

  阮剛鼓掌嘆道:“雪王妃這段胡旋舞,比我烏桓族人跳得還好!比畎才e杯說:“她如今也是烏桓族人…噢,大妃有孕在身,不然跳得比她還好,是不是?”笑著摟緊阮瀅的肩膀。

  阮瀅看了看夢雪高挑的身材“噗哧”一笑“別拍我馬了,跳舞我怎么也比不過她呢!比畎矞惖剿叺吐曊f:“房中術她可不如你…”腿上一疼,已被姐姐笑盈盈掐了一把。阮安了口涼氣,干咳一聲,正容道:“今是我族家宴,也是為右逐王接風洗塵,來,干了這杯!”

  烏桓風俗略,諸人對大王與大妃的親密早已見怪不怪,當下含笑舉杯。

  阮安酒量極淺,但還是一口飲盡。幾杯酒下肚,諸將興致高漲,阮振與眾人多未見,談笑喧嘩熱鬧非凡。

  謝芷雯跪在帳角,心下忐忑。她與夢雪不同,只是姬妾身份。當阮峰等人喝醉了酒,曾當場把一個齊國皇室的小姬拉到席間,小姬略有掙扎便被擰斷手臂。

  阮安坐在席間對她理都不理,后來小姬被送到奴帳,痛了十天才死。幸好結盟事大,眾人也沒有來,到深夜便紛紛散去。

 。

  阮安臉酒意,目光緩緩掃過身邊的阮瀅、夢雪、謝芷雯和跪在陰影里的鄭后。

  他轉頭抱起阮瀅“來,我哄姐姐睡覺!比顬]也喝了兩杯酒,面色紅,水汪汪的媚眼一眨,膩聲道:“怎么哄…”

  “我來伺候烏桓大妃…”說著把阮瀅四肢按在地上,拉開她的衣服;的圓白生生細膩動人,阮安先重重親了一口,然后抬手叫來謝姬。

  謝芷雯連忙膝行到兩人身邊,先低頭含住主子的,潤之后又俯到大妃間,她的菊。

  軟滑的舌尖在內轉動的快,使阮瀅叫不絕。略一使力,緊湊的菊而動,妙絕人寰,阮安抓緊,身一,黑的捅入雪正中。

  阮瀅仰頭叫一聲,反手把謝姬拉到鼓的腹下。不待吩咐,謝芷雯便伸出香舌,挑大妃的花蒂。

  妊娠的部有種黏的異味。隨著的出入,水也越來越多,謝芷雯一聲不吭地把水卷入喉中,不時還將怒張的花瓣間細細。

  夢雪靜靜立在一旁,身上雪白的狐無風而動,她悄悄轉過頭,與跪在角落里的鄭后目光一觸,兩人都連忙扭頭回避。

  阮瀅的叫聲越來越響,夢雪抬手除下狐裘,輕輕放在一邊,然后解開內衣的絲帶。手一松,褻衣從肩頭滑落,在腳踝處堆成一團。她赤著站在帳中,嬌美的身體光四。

  阮瀅尖叫著顫抖起來,一股股落在謝姬的小嘴里。阮安細心地把她翻轉過來,仰身躺平,謝芷雯伏在她股間,將仍在顫抖的秘處舐干凈。

  阮安臉紅光,笑嘻嘻看著乖巧的夢雪,正待舉步,轉眼一旁的鄭后,面色一冷,寒聲說:“去給王妃打水!

  鄭后默默地舉起銅盆,低聲說:“請王妃用水!眽粞┬睦镆患,連忙接過水盆“娘娘,我來…”

  “什么娘娘?你以為她還是皇后?她現在只是一個奴!”阮安盯著鄭后,心里暗罵道:不識抬舉!

  “鄭奴,去你主子的!”

  夢雪慌忙閃到一旁,柔聲道:“大王…”阮安冷哼道:“怎么?不想干?想釘在奴帳外面嗎?”

  兩女身子同時一抖,鄭后不言聲地把玉臉貼到夢雪腹下,伸出小舌起來。夢雪嬌軀輕顫,想起她以皇后之尊淪為侍奉自己的奴隸,不由心中翻翻滾滾,辨不出滋味。

  其實娘娘只要…但正因如此,夢雪對她才愈發敬重。阮安下午只與鄭后干了半場,早就憋了一肚子的火。

  他一把托起夢雪的小腿,搭在肩上,貼著鄭后的舌把捅進雪妃翕張的內,就這么站立著送起來。

  夢雪被他捅得站立不穩,只能伸手抱住阮安的肩膀,一腳抬在他肩頭,一腳點地,竭力把秘處湊到他間。燭

  影搖紅,夜漸漸深了。阮瀅和夢雪都已睡,只有謝芷雯還在咬牙承受。

  沒多久小公主低叫一聲,身子也顫抖起來。紅燭同時燒到了盡頭,一閃而沒。

 。

  黑暗中一雙手分開鄭后的雙腿,火熱而潤的緩緩進入緊窄的。

  送片刻后,一股深深入鄭后體內。阮安貼在她耳邊,口酒氣的顫聲說:“給我生個孩子…”

  鄭后僵著身子,一動不動。漸漸縮小,從秘處滑出。阮安默默站起身,躺在一旁,拉起錦被遮住臉。

  鄭后等了片刻,悄悄跪直身體,兩膝分開,用手指撐開花瓣。溫熱的黏從秘處緩緩出,漸漸變得冰冷。雖然只是初秋,南方還是燠熱天氣,但這極北的大草原卻已是夜涼如水。

  上身只穿著一件單薄葛衣的鄭后只覺寒氣漸濃,忍不住嬌軀微顫,牙關輕響。

  錦被忽然一動,阮安翻了個身,一條壯的手臂在被外。鄭后連忙抱緊香肩,止住顫抖。幸好阮安只動了一下,旋即鼾聲大作。

  淡淡的月中,的手臂泛著凄冷的光芒。鄭后呆呆看著它,心頭又恨又苦。自己在他手上就像一件貨物般任意玩。兩年來受過多少凌辱,已經記不清了。

  懷著身孕還得用身體伺候他,生下孩子不足一月便被他拉來當成奴隸使喚…

  鄭后咽下苦澀的淚水,忽然想起很久很久以前,曾有一個同樣涼如秋水的夜晚,自己提著弓鞋,懷著不安的心跳慢慢走在冰冷的石階上…54

  黎明時分,一個女子從營帳中走出。柔美嬌的身體披著一件硬單薄的葛衣,長發只用一支荊釵別在腦后,大叢大叢烏亮的發絲垂在肩頭,風飄舞。

  可布荊釵仍無法掩蓋她的雪膚花貌,晶瑩剔透明肌膚比最名貴絲綢更為細滑。棕黃的葛衣下,一雙光潤如玉的小腳,夢幻般分開沾水的青草,走向遠處的小河。

  淙淙水從雪山淌出,一年四季都帶著冰碴。鄭后兩只玉白的小手被河水凍得通紅,她吃力地提起一桶水,慢慢朝金帳東側幾座營帳走去。

 。

  競后,營帳難得有了片刻安靜。鄭后穿過腥氣的營房,來到帳后一片空地處。這里卻有一個…兩個人。

  一個男人正著下身狠狠。女奴看不見面目,只從男人身側出兩條沾各種污漬的大腿。

  鄭后放下水桶,垂手立在旁邊。黎明前她剛剛倚著帳篷睡了片刻,就被大妃叫醒,讓她去給奴擦洗身體…

  “洗干凈,好讓男人多干她幾次!贝箦@么說。女奴身體平放,跪伏在草叢中,高聳的圓在男人暴的撞擊下不住變形。

  沾泥土和身柔美細軟。手臂向上抬起,皓腕消失在頸部的木枷中。

  一對肥房重甸甸懸在身下,暈鼓起,發黑的頭伸出半指長短,中部穿著鐵制的彎鉤。

  彎鉤下連著一條黑黝黝的鐵鏈,一端深深埋在土中,拉得筆直。鉤尖在頭扯出一個細長的傷口,幾乎將頭扯斷。

  同樣的鐵鏈還伸向女奴的兩腿間,鉤尖殘忍地穿過女人最嬌的花蒂,將微小的粒扯成三角形,長長拉到腹下。

  男人的動作漸漸加快,忽然一聲怒吼,重重捅進女奴體內。女奴的頭和花蒂被鐵鏈斜斜拉緊,圓潤的肥被扯成錐形,頭搖搖墮。

  男人又動幾下,才戀戀不舍的拔出。女奴豐腴的出手掌大小一團,層層疊疊,又寬又厚。周圍布濃密的發,上面是干涸的。

  花瓣邊緣澤發黑,中部卻還是紅的鮮亮。這團當中,出一個烏黑渾圓的口,白色的從中緩緩出。

  靡而又肥碩的器使鄭后嚇了一跳。她按住心口,了口氣,正準備提著水桶過去,卻見花瓣突然顫動起來。

  本來已經開始合攏的抖動著翕張開來,不住痙攣。片刻后一股鮮血帶著、水從內涌出,浠浠瀝瀝從翻卷的花瓣上淌落。

  接著突然張大,仿佛張開一張小嘴般出內壁上鮮紅的。女奴小腹不停地動,搐間,一個拳頭大小的團從內慢慢擠出。

  “嘰”的一聲,鮮紅的體而出。顫抖著合緊,只剩一細細的血紅筋膜夾在其中。筋膜另一端系著從圓中滑出的團,懸在女奴豐的大腿間搖來搖去。

  鄭后還是第一次看到女人產的慘狀,玉手捂著小嘴,傻傻盯著那個未成形的胎兒。

  她認識這個女奴,這個曾經風情萬種的女人。她本是齊帝最寵愛的妃子,因與烏桓王大妃有仇,本來準備殺死,后來改變主意,囚在這里供眾人取樂。

  大妃命人制了一面木枷,給她帶上。其它木枷手都放在前,而這個木枷卻在腦后,相隔極遠,這樣不僅使她,而且無法用手做任何事。

  除了木枷和處的鐵鉤,她的腳掌也被釘在木板上,只能保持跪伏的姿勢任人媾。

  鄭后芳心劇顫,呆了半晌,才提起水桶緩緩走進。她不敢去看那個血淋淋的塊,只蹲在女奴身側,拿起巾慢慢擦洗她的身體。

  巾下出依然白的肌膚,在她左肩上有一塊深入肌膚的烏黑疤痕,那是用烙鐵烙出的“”字。肩頭的冰涼使榮妃清醒了一些。

  七個月內她四次懷孕,四次都在無休止的輪產,這使她對痛苦已經麻木。她也并不總是這個姿勢。

  隔上一段時間,柔妃便會把她換換模樣。但無論換成什么姿勢,她都無法動作,而且都會有一接一進入體內。

  半年來,大概這個烏桓部族所有男人都曾在她身體里。不僅如此,主人高興的時候,還會牽來各種畜牲與她配…

  榮妃木然地看著旁邊的營帳。柔妃曾經答應過,只要能撐過一年,就松開木枷,送她到奴帳去。

  能擺木枷,放平身子,無論做什么她都愿意。一個男人走過來,抓起榮妃的頭發。提起具往手里的瓦罐里沾了沾,送到她邊。

  榮妃張開小嘴,一點一點上苦澀的藥汁。她手腳動彈不得,只能讓人喂食,而每次喂食所用的物品只有一種,就是男人的具。

  如今她一天接受的,比她曾經認識過的男人都多…

 。

  阮瀅饒有興趣地看著榮妃腿間的團“又了一個?皇上要知道你這么能生,肯定很高興…鄭奴,讓你涂的藥呢?”

  鄭后垂下頭“沒洗完…”阮瀅冷哼一聲,起水桶對準血淋淋的間用力一潑。

  飛濺的水花帶著血跡污漬灑在鄭后臉上,她不敢作聲,連忙拿起巾小心地避開搖晃的臍帶,把榮妃部擦干。

  榮妃被突如其來的冰冷得不住顫抖,木枷前傳來牙關相擊的格格聲。阮瀅斜睨著鄭后,譏誚道:“抖什么抖?夜里光著身子都凍不死,大白天你還冷?”

  阮安抱肩站在旁邊,眉毛一挑,卻沒有作聲。阮瀅劈手奪過鄭后手中用來給母馬發情的藥物,全部抹在榮妃下體。

  不多時,本就厚厚翻卷著的花瓣像是充了血般鼓起來,雪白的間,上下兩個紅腫的同時動著不住收縮。

  帶著血絲的水涸涸涌出,隨著臍帶淌到血紅的團上,鉤尖的花蒂更是紅得發亮。

  阮瀅拽起著內沾血絲的筋膜,拉扯著冷笑,意含雙關地說道:“當初皇上天天摟著你尋作樂,你這人怎么都不肯生。

  現如今生起野種倒是一個接一個…是不是非要釘在這里才肯聽話?”聽出了話中寒意,鄭后咬緊牙關,手指緊緊捏著衣角,壓抑住心底的恐懼。

  阮瀅起一支細長的鐵桿,將未成形的胎兒穿在桿尖的彎鉤上,然后對準用力一捅。鮮血四濺,擠得變形的團卷著臍帶,一路回到母親體內。

  阮瀅一邊擰動鐵桿送,一邊目光轉,瞥睨過鄭后,再移回榮妃的體,輕笑道:“生下來一個多不容易,說不定還是個跟你一樣的美人兒呢…再放回去養些日子,等長大了也釘在這里…你說好不好?”

  鄭后臉色慘白,嬌軀微顫。榮妃早已被藥物刺得失去神智,只捅了幾下,便被自己未成形的胎兒捅得尖叫連連,高迭起。

  阮安看著鄭后腳掌和小腿上被草葉劃出的細微傷痕,眉頭微微一皺“跟我來!

 。

  曹懷和鄭全了過來,指著帳中的十余名少女說:“這是扶余王族十四歲以上的處子,一共十九人!

  然后又拉過來一個眉枝如畫的小女孩“這個是齊室奴,已經年十歲,準備送入奴帳。請大王賞用!

  阮安點了點頭,隨手拖過一個年紀較大的少女,撕開衣服,不做任何前戲,便硬生生捅入。

  少女痛叫聲中,下體已腥紅淋漓。阮安慢悠悠送片刻,眼見曹懷、鄭全已將眾女列成一排,擺成部高舉的模樣,便丟開她,依次破掉這些少女的處子之身。

  一時間營帳中充了嬌泣哀叫。遇到肌膚細膩,緊密滑的少女,阮安就多捅幾下。

  大多數都是具一,刺穿那層薄膜就算完事。在他身后,一排高高低低的圓盡是鮮血淋漓。

  原本緊閉變成一個凄的血,沾鮮紅的處子之血。下一個少女部特別小巧精致,細周圍沒有一發,分明還是個孩子。

  阮安愛不釋手地抱起粉的玉,剝開未成的花瓣,在稚內細細掏摸。

  女孩又驚又怕,嚇得不住啼哭,細致柔白的腳趾隨著間手指的動作,時開時合,時而緊緊繃在一起。

  但無論心里有多害怕,她也不敢逃避。阮安看著可愛,灑然一笑,提起具,抵在薄薄的花瓣間。

  正待破體而入,忽然肘后一緊。阮安慢慢轉過身。微顫的睫下,仿佛長風拂過的秋潭起層層漣漪,鄭后輕聲說:“放過她,我給你生孩子…”

  平靜的聲音帶著一種認命后的溫柔。阮安僵了片刻,忽然笑了起來。紅初升,溫熱的陽光仿佛帝王降臨般傲然灑落,空氣中浮青草甜絲絲的氣息。

  明凈的陽光要一個時辰才能照遍整個草原。然而有些幽暗的角落,陽光永遠無法企及。

  【全文完】
上一章   紅映殘陽   下一章 ( 沒有了 )
落難公主-侍青絲俏女警要大肚恩惠(the何故水夏小夜曲老師,人家有父親節禮物惡魔城堡豪門怨史
盒子小說網為您提供由紫狂最新創作的免費熱門小說《紅映殘陽》第五十三章 傲然-全文完及紅映殘陽最新章節第五十三章 傲然-全文完在線閱讀,《紅映殘陽(完結)》在線免費全文閱讀,更多好看類似紅映殘陽的免費熱門小說,請關注盒子小說網(www.227026.tw)
11选5中奖江苏